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背德的螺旋

2020-03-28 00:22:16


今天,绚丽的朝阳一如往常倾注入我的房间。跟前一栋栋的大厦沐浴在阳光中,投射出棱镜般的刺眼光线。映照着惯见情景的窗边,一个暖乎乎的躯体倚靠在上面。

   “哎呀!好像大家都在看着我耶!”

我的视线并未投注在大都会的巍峨风景上,而是紧盯着在窗边做日光浴的真琴的身躯上。

   “讨厌啦,艾尔!你在看什么?”

   “因为你太美了,让我无法移开视线。”我诚实的说出心中的感受。

覆盖着她的海滩巾,在阳光之前也仿佛不存在。虽然无法看见丰满的胸部,但窈窕的背部和充满弹性的臀部,却尽入我的眼帘。

和泉真琴,GIT生命工学系毕业,拥有格兰却斯特财团生命科学研究所工作经历的才女;不管屐历有多惊人,仍然比不上她美妙的胴体。就算再加上她那于神秘研究设施 (DESIRE) 中担任技术主任的头衔,我认为也一样。

我由海滩巾上方握住真琴的乳房,充分享受那弹力。

   “啊啊....”真琴拱起身体,敏感度仍然一流。

   “真琴,身体变红了哟!”

即使再美好的风景,也及不上真琴的千分之一。我停下来,直盯着映射在玻璃窗上的真琴的瑰丽肉体。

   “艾尔....你光看就满足了吗?”真琴以挑逗的眼神看我。

   “开玩笑!”我轻轻的摇摇头。我的男根显示心中想法似的朝天耸立。

   “好烫!会灼伤呢....”男根透过海滩巾碰触到她,她的口中吐泄出甘美的火热喘息。

   “想被我灼伤哪里呀?”

   “笨蛋!”

   “说笨蛋太伤人了....你这里赞成我的意见哦!”我用盖在乳房上的手指,温柔的爱抚着硬挺的乳头。

   “嗯,嗯嗯,啊啊啊....哈啊!”真琴的脸颊泛红,扭动着身躯。

海滩巾落到地板上,我的视线完全被那轻晃的乳房,以及纤细的白皙腰部所吸引。

   “啊,用力一点!啊啊啊,那里!就是那里!”

恳求娇美喘息,强烈刺激我烦闷的脑袋。每用指尖揉捏乳头,真琴就可爱的喘气,无力的扭动身体。我的手指停留在乳房上,将脸埋进丛林边的腿根处。

   “哎呀....那么用力,会有吻痕的!嗯晤....”

   “这个地方不会有人发现的啦!”

我用力吸吮大腿,刻印鲜红的吻痕后,接着把舌头伸进真琴的敏感部位。

   “呀啊!”真琴发出可爱的悲呜。

秘肉一抽一抽地颤动,透明的汁液滴落在大腿上。我用食指掬取溢出的汁液,钻入隐蔽在丛林内的蜜液泉源。被蜜液沾湿的手指,轻易地沉进她炽热的深处。我用指腹,摩擦着真琴敏感的肉壁。

   “嗯....呀啊!那里,那里好舒服!”

真琴柔软的肢体,随着我的指头,及拨弄阴蒂的舌头动作而扭动着。真琴为快感的波涛冲击着,抬起白嫩的臀部,想将手指引导入最深处。赤红充血,被蜜液濡湿的花瓣诱惑着我,我抽动手指来回应真琴。

   “嗯啊....不要....只用手指。艾尔,拜托....”

肉壁压挤着我的指头,真琴湿润着眼眶向我哀求。我想男根以外的东西如果让她达到高潮,也许会令她感到难为情吧!

   “我知道了!”其实我光用手指也不能满足。

我把真琴的手抵在窗框上,揽住她洁白的纤腰,以男根前端刺激秘肉。真琴的身体微微颤抖。

   “快点!”

我以行动来回答。将坚硬膨胀的男根,由后方贯进。火烫的肉壁,带来了舒适的压迫感。我的男根,像剑一般在真琴体内穿刺。男根有如切开质地细密的肉般直入体内最深处。

   “好烫!艾尔,撞进最里面了....艾尔....一起升天吧!”

我以腰杆的挺进来代替回答。

   “啊啊!艾尔!艾尔!好棒!好棒!好舒服!”

热棒规律地抽插,黏稠的声音由结合处传出。

   “艾尔,用力!再来,用力一点!插我!插我!”

被蜜液充分沾满的男根,无数次的贯进最深处。每一到达花心,真琴就发出高亢的娇喊,并用力夹紧花洞。麻痹的快感,在我的男根中扩展开来。

   “唔....真琴,我已经....!”

   “啊啊,艾尔!啊啊,好,好舒服!”

快感在脑中奔驰,下半身火烫的像烧红的铁块。不断收缩的膣口,给我的男根更大的刺激。

   “唔唔!好紧!”

迥荡在体内的舒畅感,在火热的肉洞中爆发。

噗咻!我的肉棒,在真琴的最深处跳动。

   “热热的东西....射在,射在肚子上!”

可是一旦发射,就不可能停得下来了。

   “里面好热!好烫!好烫!”

几乎与绝叫停止的同时,真琴倒到地毯上。

   “艾尔....好舒服....”

在直一琴体内舒适地泄精的我,当然也极为满足。

过了一会儿,我抱住沉浸在快感余韵中的真琴。

   “怎么了?”

   “真琴,你今天真的要去(SESIRE)吗?”

   “嗯!”

   “是吗?可是我有很多事想问你哪!包括 (DESIRE) 进行的研究,还有你的工作内容等....”我依依不舍的说道。

虽然觉得这不该是在床上温存时适合的话题,但性欲得到发泄后,知识欲就跟着由心中涌起。

   “还是对 (DESIRE) 很有兴趣哪,艾尔!你是以记者的身份吗?”

   “只是单纯以艾尔巴特.马克道格尔的身份。对了!那是你工作的地方,你们到底在研究什么呢?”

   “不能说。就算对艾尔你,我也得保密!”真琴又断然拒绝我了。

   “啧!稍微透露一点有什么关系嘛!”

   “不行!如果口风不紧,会被你一五一十的全部挖掘出来;这是因为对你身为记者的实力有高度评价的缘故哟!”说完,真琴轻轻的将纤柔的手抵在唇上。

真琴这次赴任的 (DESIRE) ,是格兰却斯特财团为改造孤岛而成立的组织;似乎是从事生态学的研究,但详细内容一律不对外公开。改造小岛的理由,还有对传播媒体保密的理由,都受到舆论的各种推测,可是真相仍陷于层层迷雾中。

财团赞助过许多项回馈社会的福利措施,并且得到相当好的口碑,因此,对于这种财团会进行神秘研究活动,我感到很不协调。

  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如果我得不到财团给我的采访许可,不只见不到你,连谜团也解不开啰?”虽然嘴巴很硬,但是心里清楚希望很渺茫。

我工作的 SNT (SOCIAL NEWSTIME) 报社,对 (DESIRE) 提出的采访申请全遭否决。连社长亲自出马都不行了,何况是我这个无名小子。

   “对不起!”

   “只好等到你下次休假了。”说完后,我抱紧真琴柔软的身躯。

真琴回应着我,也把手指放在我的男根上。

真琴握住肉棒,满心欢喜的对我说:“又变硬了呢!”

当时,我根本没料到,自己竟会成为第一个采访 (DESIRE) 的记者。

二、

人类,由哪里来,往何处去....

谁能将我,从亘久的螺旋之中救出?

救我的人,是....

   “原来是梦!”

做了个怪梦!有位少女向我求救。那少女的脸似陌生又熟悉,且不如为何有种怀念的感觉。有种介于梦境和现实之间的奇妙感觉,笼罩着我。

   “八成是因为在陌生的环境中睡着,才做了可笑的梦吧!”

从窗口往下望,只见到一片湛蓝的海洋。

(叮咚!)

   “本机将于当地时间上午十一点,到达 (DESIRE) 。”

机内的广播,将我拉回现实。我正坐在飞往 (DESIRE) 的机舱内?我和上机前一样用力的捏捏脸颊,同样痛得要命。果然不是梦!

我心想,就算被拒绝,也要试试看,于是向格兰却斯特财团提出采访申请,没想到却得到一个出人意外的回覆。那是 (DESIRE) 的采访许可通知。

也许他们认为,年轻人三两下就可以打发,或者可能为了对外宣传形象而同意采访,可是内容却处处施压。如果他们是因为做此打算而选择我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我坐在格兰却斯特财团专用机的座椅上,打开记录着事前调查事项的笔记本。当我还是采访菜鸟时,有次访问某位物理学家,因为事先没有准备,所以问了一堆白痴问题,被对方当场往脸上丢来一本基础物理学教科书。

从那次惨痛却宝贵的经验后,从此我再也不敢忽略事前的调查工作。

《到目前为止,照财团发表的资料看来, (DESIRE) 主要是从事以生态学为根基的环境工程学研究。》财团送来的参考资料,也和笔记本中写的相同。当然,我一点也不相信这套说词。

《财团资料中显示, (DESIRE) 进行的研究,是继承已故的占斯塔夫.史特拉脱维奇教授提倡的‘环境与人类的融合’之概念而发展的研究,这是现今被公认为世上最进步的生态工程....好像吧!》

生命工程学权威教授的死因,对外公怖为研究中之意外。但是,详细原因却完全不明,也有传闻说是遭人暗杀。因为进行不合法研究的事曝光,而惨遭杀害。暗杀的传闻,从研究内容完全保密这点来看,可信度相当高。

《融合意味着人类与自然环境的调和,与一般生态学中所谓的调和意义不相同,是指人类与自然在概念上是无法分离的....人类所造成的环境破坏,也被包含在‘自然’此一概念中....此种崭新的着眼点前所未见。》我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反应。

《教授与夫人都是优秀的学者,就算夫妻一同拿下诺贝尔奖也有可能。夫人研究的专业领域,与已故史特拉脱维奇教授相同。》夫人指的就是 (DESIRE) 的负责人,玛琪娜.T.史特拉脱维奇教授。她的个性严谨,十分厌恶记者。

‘负责人讨厌记者,这下麻烦了....’我看到这里后,合起笔记本,再次将视线投向窗外。

‘接着,要到哪里取得情报呢?’看着浮在蔚蓝海洋上的孤岛,我下了决心。

   “可是,这岛比我想像中小多了,到底住了多少人呢?”

从另一侧的窗边,传来了说话声。“你知道得真详细嘛!”

转头一看,眼前出现蓝色的短裙洋装及一双修长的大腿。有人说,交叉双腿的女性,多半性欲强....但这女人完全不会给人这种感觉。

   “这机上只有几个人而已,你也是新闻记者吗?”

   “....”

这女人是自己向我开口搭讪的,可是却不回答我的问题。只是以锐利的眼光望着我。了一会儿,换过交叉的双腿后,她沉重的开了口。

   “先给你一点忠告!呃....”

   “看一下我胸前自傲的东西。”我指指T恤上的刺绣,那是我的得意作品。

   “AL....艾尔?”

   “艾尔巴特.马克道格尔,叫我艾尔就好了。”

   “我是卡丝蜜!”

   “卡丝蜜....好名字!”跟我猜的一样,卡丝蜜对我的赞美毫无反应。

   “艾尔,你认为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时代?”

   “现在嘛....到处是恐怖活动、杀人、伤害、诈欺等充满动荡不安的时代!”

   “嗯,动荡不安的时代!”说完这一句,她指着 (DESIRE) 的方向。

   “你最好记住。 (DESIRE) 比你想的还要来得纷乱,如果不提防一点的话,生命是随时有危险的。”她以像威胁又像建议的口吻说完后,即转身背向我。

   “啧,真不像美人说的话,聊点有趣的不是比较好吗?”我直率地说出感想。

   “你根本没有看人的眼光。”

   “哪有这种事?我看起来笨拙,可是被称为鹰眼艾尔哪!你现在已经很美了,可是五年后,一定会变成更完美的女性。”

   “你是睁眼说瞎话。虽然这并不是你的责任!”女人的视线,如针般刺向我。

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她了。只有凝重的沉默充斥在机舱内。

   “你那双眼睛要看些什么是你的自由,不过最好别忘了我的忠告。”她的视线回到窗上。

   “ DESIRE ....正如其名,是个罪孽深重的地方!”她的自言自语,徘徊萦绕在我的脑中。

不久之后,艾尔就要到这儿来了,我的胸中兴奋得鼓动不已。

艾尔,如果没有帮你核准 DESIRE 的采访申请,说不定我们永远无法再见,可是我知道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DESIRE 的。

(DESIRE) ....。

说不定这是个适合我的名字,你一定会这样说的。

第二章 相逢~媞娜~

一、

飞机比预定时闲提早许多到达 (DESIRE) 。

着陆时的冲击令我吓出一身冷汗,但飞机仿佛没事般,停在两座机库中较大的一座前。我一步步踏着登机梯,终于踏上 (DESIRE) 的土地。因为入境文件上写着我是第一位进入 DESIRE 的记者,所以我想慢慢享受这历史性的一刻。环视四周,并没有记者拍摄这历史性镜头(我自己就是来此的第一个记者,所以真是废话!),只有迎接我的机场工作人员怪异的眼光。

总觉得有些不对劲!“真琴怎么还不来?”

事先我曾写过信要她来接我,可是还没看到人影。我探头望进机库内,还是没看到她,连先下机的卡丝蜜也不见踪影。

   “奇怪?真琴应该不会食言才对!”

光等也很无聊,于是我走进机库参观。地板上满布的油污,告诉我这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。

   “太好了。 (DESIRE) 也有这种地方!”

看到岛上有这种设施,老实说我松了一口气。先前听说 (DESIRE) 的设备全为高科技产物,所以想像中一定是座像SF秘密基地的设施。

   “喂!外人是禁止入内的!”突然,肩膀被人用力由背后拍了一下。

我可能太集中精神凝视墙上,所以并末注意后方。一转头,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身着工作服的女性。

   “没见过你....你是谁?”她紧盯着我,我同样用手指指胸前的刺绣。

   “艾....艾尔....后面不好念哪!艾尔....巴特吗?”

   “我是艾尔巴特.马克道格尔,叫我艾尔就好了,你好!”

   “娘娘膣!竟然还刺绣!”

   “那是你的偏见,男人为何不能刺绣?”

结实的体格,随意扎起的头发,脸上脂粉未施,可想而知性格一定很男性化,果然她的反应也犹如男性。

‘脸蛋长得真可爱,太可惜了!’我看着她,心中不禁这么想。

   “你呢?”

   “我是席尔维雅.布拉德,是这里的机工长。负责管理第一主机库和第二备用机库,以及飞机的维修管理。”

和我握着的手掌,如预想中一样强健,那是只有力的机工员的手。

   “席尔维雅....好可爱的名字!”

   “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的名字可爱!”

   “你变得好严肃,真的那么厌恶吗?”

席尔维雅并不回答,我似乎感到有一丝自卑感掠过。

   “回到原来的问题。你这外人来这里干嘛?”

   “我在等真琴。你认识她吗?”

席尔维雅听到真琴这名字后,突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。

   “啊....难道你就是预定今天来访的新闻记者?”

   “不是预定,而是已经到达了。可是,你怎么知道?”

   “那么,你就是和泉技术主任的男朋友啰?”

   “呃?”

话题意外的进展令我不知所措,而席尔维雅的眼中,则充满了好奇的色彩。

   “ (DESIRE) 里面,没有人不知道这次要来的记者是技术主任的男朋友哟!”

   “是....是这样的吗?”

   “是啊!”她非常肯定,大概确是如此。

这里是仅有一百二十四名职员的 (DESIRE) ,有任何传闻,一定马上就传遍。

   “能当和泉小姐的男朋友,真是值得羡慕哪!和泉小姐长得清秀又雅致,人又温柔,如果我是男人的话,也绝对会迷上她的。”

   “哦!清秀雅致又温柔....原来你喜欢这一型的。”

   “你、你没长耳朵啊!我是说,如果是男人的话啦!”席尔维雅边跺脚边说道。

她气急败坏撇过头的动作根本还像个少女,我不禁哈哈大笑。席尔维雅一定对真琴有好感,这是男人的直觉。

   “对不起,我道歉!对了,席尔维雅,她今天有来过吗?”

   “没有,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了,研究工作似乎进行得不顺畅,也难怪啦!”

   “这也没办法!工作场合中的人际关系本来就是件困难的事!”

   “艾尔,你怎么知道她和教授的争执?啊!”席尔维雅慌慌张张的闭上嘴巴。由我嗤笑的表情,她大概发觉自己被套出话了。

   “真琴和史特拉脱维奇教授吵架了吗?席尔维雅!”

   “我忘记你是记者了。”席尔维雅瞪了我一眼。

   “不用提防我没关系啦!我会将你说的话保密的。”

   “真的?”

   “真的。所以大家都叫我诚实的艾尔呢!”

席尔维雅的个性像是有话藏不住的人。虽然别别扭扭的,还是提供了让我感到兴趣的情报。

   “关于研究方面,她好像和教授有若干意见上的不同。连没到研究所内的我都听到这些传闻,所以我想是真的!”

虽不了解不和的程度有多深,但 (DESIRE) 的负责人和技术主任有争执一定是真的,这从席尔维雅不安的表情可以得知。

   “我说的话你一定要保密峨,艾尔!”

   “我知道啦!”

我拍拍席尔维雅的肩膀,转头看看左右。

   “你看,没人听见吧!”

周围一个人也没有....真琴也没来。

   “艾尔,你和和泉小姐约几点?”

   “啊,我在信上写,飞机十二点抵达时在机库见面。”

席尔维雅重重地叹了口气,默默举起手表。

   “什么?才十一点?”

我慌张地看看自己的手表,上面指着十二点。

“我的表什么时候变快了?”

   “是时差啦!机内广播应该报过目的地时间,你没听到吗?”

   “好像,有听见目的地时间十一点还是什么的....”

   “真是笨死了!”席尔维雅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  “也就是说,我还有一个小时啰?”

   “对啦!不过,和泉小姐可能也在等,要广播叫她来吗?”

席尔维雅也许觉得叹气的我很可怜,于是提出贴心的建议,可是我拒绝了。一小时后就能见到真琴,所以我想趁现在没人监视的时候到处逛逛。

   “艾尔,别跑太远哦!”

   “我只在附近走走!”说完后,我没等席尔维雅回答就走向机库出口。

   “可是....”

   “等十二点一到,我就回来,不用担心啦!”我高高举起手表让她看。

二、

走出机库后,眼前是喷射机着陆的跑道。跑道由上空看下来只是小小一条,但由这儿看,一小时恐怕还走不完这条跑道呢!走上跑道后,才想起一件愚蠢的事实。

   “出来逛是很好,可是要往哪里走?”

我迷路了。财团以机密为由,并未给我 (DESIRE) 的地图。我并不是害怕迷路。而是担心会被当成间谍,导致采访许可遭到取消。

   “没办法!只好在这附近消磨时间!”

我伸了伸因长途飞行而僵直的身躯。这儿不热也不冷,简直是南国的乐园。

   “蓝天、白云,新鲜空气,温暖气候,真棒啊!好羡慕真琴....嗯?”

突然,我感到强烈的不协调感,似乎有哪里不对劲....这里应该是个样样齐备的完美环境,却觉得好像欠缺了某样东西。

   “怎么回事....”

不是自然色彩不调和,亦非地面不平稳。对这人间仙境的哪里感觉奇怪,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   “嗯?有海潮的味道!这是原因吗?”

不是个能让自己接受的理由,可是也想不出别的了。仔细想想, (DESIRE) 只是个不足两公里的小岛,走两步路就能到海边了。我的脑中浮现出在机内时望见的沙滩,如果目测没误差,由跑道应该很快能走到。

   “反正有时间,就去看看吧!沙滩应该没什么机密才对!”于是我决定走向海边。

比起呆呆眺望跑道,在海岸看海应该有趣多了....虽然当时只是直觉的走过去,但后来回想起来,那是决定我命运及将来的一步。

如我预想,十分钟后就到达了海岸。在跟前展开的沙滩,比想像中还要美丽百倍。别说垃圾,连空瓶空罐都见不到。这里仍完整的保留着无人岛沙滩的自然美。

   “太漂亮了!一般的海水浴场根本不能相比!”我满足的说着,顺手抓起一把脚上的沙,投向海中。

   “这么安静的地方,如果能在房间旁边就好了....”

我叹了口气。我也和真琴去海水浴场玩过几次,但那都是为了眼睛吃冰淇淋和夜晚的SEX而去的。我是没办法在一大群人中好好游泳的。

   “真琴!这几天有没有休假呢?好想和你在这里游泳哦!”

我想起了真琴穿泳装的样子。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身体,与比基尼脱下的部份产生的对比,真是令人兴奋!

   “啊....疼啊!”我慌张的遮住长裤前面。因为想着真琴的泳装姿态,当我舔着那白色与古铜色皮肤界线时,她所产生的激情反应,也在脑中回想起来了。

   “我怎么会看着沙滩就勃起了呢?”我搔搔头,在沙滩上坐下,凝视着海沙。

   “待在这儿,就觉得什么 (DESIRE) 有内幕之类的传闻,都像骗人的。”

伸伸懒腰,把视线移向湛蓝的海面。望着海,那些阴谋啦、秘密研究啦,都被我抛到脑后。

“晚上就和真琴一起来吧!她晚上应该有空,两个人就依偎在海边....对,就像那样....”

我看着倒在沙滩另一边的人影点点头后,慌张地赶紧站起来。不是我的想像,沙滩上真的倒着一个小孩子。我全速跑过去,把小孩抱起来。

   “还是个孩子....是女孩吧!”

衣服破破烂烂的,金发因沾满沙子而显得暗淡,看起来极为可怜。我抓住少女的手腕,把耳朵贴在她的胸前。脉搏与呼吸声,显示这少女仍然活着。

   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渐渐的,少女对我的话产生了反应,她微微的睁开眼睛。

   “艾、艾尔....”

   “呃?”一时之间,我非常惊讶为何少女会知道我的名字,可是马上就找到理由了。

   “啊啊,看到我胸前的刺绣了是吗?”

   “艾尔....”

   “嗯,我是艾尔,你还好吧?”我尽力对虚弱的少女微笑,为她打气。

   “你是....?”

   “媞娜!”少女慢慢蠕动嘴唇,努力发出声音。

   “媞娜,好可爱的名字!”

   “嗯,谢谢!”媞娜无力的微笑。

   “媞娜,你为什么会倒在这儿呢?”

   “....”

  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  “不知道....我不知道....”媞娜摇着头,闭上眼睛。

大概是丧失记忆了。会飘流到这儿,一定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  “不如,你先待在我身边吧?”

媞娜轻轻点点头。

我虽然没有失去记忆的经验,但可以想像的是,丧失记忆的媞娜现在一定十分惶恐不安。为了消除她的不安,我特地以滑稽的动作对她说着。

   “女王陛下,小的有这个荣幸背您吗?”

   “呵呵,嗯,谢谢....艾尔!”

微笑的媞娜,比任何知名童星都可爱。那天真无邪的笑脸,一定是失去记忆前的媞娜真正的表情。我伸开手要背她,但她已衰弱得连抓住我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  “媞娜....你还好吗?”

   “....”她没回答。

我慌张地抓起脉搏,感觉到跳动已逐渐微弱。

   “艾尔!发生什么事了!?”背后突然传来席尔维雅的声音。

被席尔维雅从后面吓到,已经是第二次了。这次是因我把注意力全放在媞娜身上,故没发现她来了。

   “席尔维雅,你来得正好!快来帮忙!”我一边为媞娜把脉,一边用另一手叫背后的席尔维雅过来,虽知这样有点失礼,但我担心媞娜,实在没空转过头。

   “她好像很虚弱哪!是你的小孩吗?”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,我吓了一跳,慌忙回过头。

   “哎呀,好像吓到她了!”那个女子站在席尔维雅身边望着我。

‘她是谁....?’我看着面前两个完全不同典型的女人。相对于席尔维雅脂粉未施粗扩外型,那女子不但化妆,而且戴着耳环和项链。硬要找出相同点的话,大概是两人都有着形状美丽的丰胸吧!

   “她遇难了。是所员的孩子吗?”

   “没有任何所员带家眷来,她的名字叫....媞娜?”

   “嗯,她是这么说的。”

那位女子蹲在媞娜面前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脸。她似乎,像见到不可思议的东西般惊奇。

“该不会,是被潮水冲来的吧....?”

   “到这个岛?从哪里?”我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。

   “丽子小姐,该不会是上次坠机的运输机....”

   “席尔维雅!”

被那女子一斥责,席尔维雅赶紧闭嘴。

会漂流至孤岛的原因,当然是遇难,不是船难就是空难。我想起了上次在这附近发生的运输机坠落的新闻。有可能是恐怖份子所为....报上这么写着。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媞娜的身体状况。

   “也许有可能。可是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疗。 (DESIRE) 有治疗机构吗?”

   “有的。”叫做丽子的女子,转头向席尔维雅。“席尔维雅,拜托你了....”

   “暧?可是我的专长是机械....”席尔维雅露出困扰的表情。

我的脑海,突然浮现出被席尔维雅改造成机器人的MEGA.媞娜的英姿。

   “我又没叫你医治她,只是请你送她到医学中心,然后就让艾芮娜接手,OK?”

   “啊!好的!”席尔维雅抱起媞娜,快步离开海滩。

   “呵呵,不太像席尔维雅一贯的风格。不过,这种事是第一次发生,也难怪!”丽子边说边望着席尔维雅越来越小的背影。

   “还是,你对席尔维雅做了些什么吗?艾尔!”

   “她确实不是我讨厌的类型,不过我已经有真琴了,不会做那种事的。”

   “是吗?真琴说她相当担忧你的‘那方面’呢!因为你对女性太温柔了。见过真琴了吗?”她亲密地拍拍我的背,令我感到十分意外。似乎察觉到我的疑惑,她很快地将手放下。

   “我还没自我介绍。我叫草薙丽子,是教授的秘书,真琴告诉过我有关于你的事....我会不会太冒眛了?”

   “不会,我也常听真琴说起你,只是没见过你而已。她说你是以前的室友,而且带坏她哟!”

   “哈哈....真琴真是的!”丽子优雅地微笑,表情似乎另有深意。

   “对了,见过真琴了吗?”

   “还没....因为我把飞机抵达的时间弄错了。”

   “是吗?不过真琴忽然被教授叫去,所以你再等,她也不会来的。”

   “这样啊?那我只好等晚上再见她啰!”

   “好玩的事,就留到晚上做吧!”丽子若无其事的说了这句暧昧的话后,忽然抓住我的手臂。

   “离晚上还早呢,这段时间就让我带你到处看看吧!不过你得先去跟教授打招呼,走吧!”

   “可是,丽子,你不是教授的秘书吗?百忙中还来招待我....”我隐藏住喜悦的神色对她说,却发现那是白费工夫。

   “我现在的工作是你的向导,因为你是个重要人物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我才明了自己目前的处境。丽子和机工长席尔维雅的适时出现,并不是偶然的。席尔维雅说不定看见了我朝哪个方向走。丽子深知放任记者随意走动的危险性,于是带着席尔维雅来找我。

   “重要人物亦即危险人物,所以才劳驾丽子小姐....对吧!”

   “呵呵呵!”丽子不肯定也不否定。

   “不过,幸好你没走进研究设施的范围内,万一被强制遣返的话,真琴可会伤心得不得了。”说完后,丽子推推我的背。

   “史特拉教授是很神经质的人,我们最好遵守约定时间,快走吧!”

   “史特拉教授?不是史特拉脱维奇教授吗?”

我以为自己把 (DESIRE) 负责人的姓名弄错了,不禁有点慌乱。丽子大概觉得我奇怪,在一旁嗤嗤笑了起来。

   “你没弄错啦!依惯例,史特拉脱维奇教授,通常指的是因事故过世的古斯塔夫.史特拉脱维奇教授。而现在的负责人玛琪娜,史特拉脱维奇教授,大家都叫她史特拉教授。”  “吓我一跳。不过,为何已死的教授会排名在前面呢?”

   “不懂吗?因为史特拉脱维奇教授的研究还活着呀!所谓人死留名,何况教授还留下研究呢!虽然 (DESIRE) 是继承他的研究,但玛琪娜,史特拉脱维奇教授说,负责人的名字和死去的教授一样的话会引起混淆,所以称自己为史特拉教授,以表示尊重死去的教授。”

至此我才明白,我要面对的,是史特拉教授。

   “如果还有任何问题,就边走边问吧!快点啰!”丽子不由分说的迈出脚步向前走。

我在后方追着丽子高翘的臀部,这风景比沙滩要来得有魅力多了。途中,我询问丽子有关 (DESIRE) 的事,得到的却尽是令人失望的答案。不如是否我所读的资料就出自丽子之手,她所说的话,和我手上的资料如出一辙。

第三章 与 (DESIRE) 有关的人们

一、

   “研究所比想像中还远哪!”

   “再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丽子带领着我,走在通往研究设施的路上。周边有一些植物,她说那些并非自然生成,而是为了要研究其对人的心理影响而种植的。光看这条道路,就可得知财团对 (DESIRE) 所投入的心力。

   “啊,是那一栋吗?”

路的前方,出现了一栋金属的银色巨蛋状建筑物。这栋建筑物,设计得和我对于研究设施所抱持的印象....屋顶有很多灯光和天线....有相当大的不同。

   “没错!那是 (DESIRE) 最....不,是财团最引以为傲的研究所!”丽子的口气,似乎相当自豪。

   “这里不只从事研究,也是 (DESIRE) 的控制中心。”

   “那么,如果这里完蛋了, (DESIRE) 不也就没戏唱了?”我知道不会如此单纯,但为了慎重,还是得发问。

   “没那么简单啦!不只这里,只要席尔维雅的第一机库和医学中心不会一起完蛋,其中任何一处都能继续这个计划。当然,如果研究所没了, (DESIRE) 的存在价值也会跟着失去。”

   “的确,研究所完蛋的话, (DESIRE) 也许会被迫放弃!”丽子的话让我不禁点点头。

   “正像你说的一样。不过,研究所完蛋这类的话.可不能在教授面前提起!”

   “本来不想说,被你这么一讲,我就好想说哦!”

   “艾尔!”

我只是开开玩笑,没想到丽子却一本正经,眼中甚至浮现出些许敌意。这种时候当然最好先道歉,不过失去控制力的她也许会让我有机可乘。我判断现在是可以问出情报的机会。

   “告诉我理由我就不说。你放心!”

   “....”

   “丽子,反正所员不是全都心知肚明吗?我要问还不简单?只是想从你的口中听到不参杂臆测的实情而已!”

   “艾尔,你真是标准的新闻记者!”丽子将头发往后拨拨,叹了口气。

   “艾尔,你知道史特拉脱维奇教授发生事故而死的事吧?”

   “当然,你刚才也说过!”

   “那时,史特拉教授除了失去丈夫之外,还同时失去了可爱的独生女。教授紧抱着媞娜遗体的情景,我一辈子难忘。从那以后, (DESIRE) 的研究就成了教授生存的价值,教授甚至告诉我,她是为了这研究而继续留在人世的....所以,我希望你别在她面前说研究所完蛋这种话!”

   “你说....媞娜?”

比起她说话的内容,我更对难以置信的巧合感到惊奇。在沙滩上救起的女孩与死去教授的女儿,名字竟然相同?

   “没错,媞娜!虽然不像双胞胎那么相似,但若说是姐妹也没有人会怀疑。非常可爱的孩子....”丽子的语气变得沉重。

   “你一直盯着媞娜看,就是这个原因啊?”

   “我吓了一跳,因为媞娜的尸体是当场发现的,和一直未发现遗体的史特拉脱维奇教授不同,因此不可能是她。”

   “....”

据报上记载,史特拉脱维奇教授的死亡事故极为凄惨,虽未看到教授的遗体,但因发现了与教授一起的女儿遗骸,因此推定教授已死亡。我看过那篇报导,但忘了女儿的名字。

   “是吗?那么,不只刚才的话,连救了媞娜的事也别说可能比较好,会令教授伤心....”

   “谢谢!不过,你们传播媒体不都喜欢这类题材吗?”丽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,似乎对我的话产生怀疑。

   “我非常厌恶,所以才不说,只是这个理由。”我肯定的说道。对这种事我真的打从心底生厌,感觉就像面对杀人犯的亲友或葬礼里的吊唁者演讲般不忍。

   “你真温柔哪,艾尔!真琴说得没错,她说你的缺点是好奇心过盛,但却是个体贴又富正义感的人。”丽子优雅的微笑。

   “拍马屁也没奖品唷!”我作势唾胸顿足一番。

与丽子的距离仿佛拉近一点,我们两人踏入研究所内。

研究所的大厅,如想像中的整齐洁净。绝对不是因为我要来才特地整理的,而是平常就这么干净。磨得亮晶晶的地板,看得出他们的用心。

‘接下来就是胜负关键了,要小心行事,严禁轻举妄动。’我在心中喃喃自语,仔细观察四周。事先已被告知教育讨厌传播媒体,因此我不禁浑身紧张,于是稍微挺挺胸。

然后....。

哔~哔~哔~哔~突然,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。

   “艾尔,不要到处乱摸!”

   “没有乱摸!因为墙壁上有个号码盘....”

我的坚决,不到二分钟就在好奇心之前败北。

   “外人随意碰触的话,警报会响这种事,用膝盖想也知道!”

   “你们应该检查看看是不是警报装置坏了!”

   “艾尔!你真的和真琴形容的一模一样!”刚才和谐气氛已消失无踪,丽子这会儿正张大眼睛怒瞪着我。

二、

研究所事件,由丽子遭到责备开始。听到警报而跑来的女性职员,不如为何没给丽子好脸色看。

   “丽子,有你在还....”

   “对不起!我以后会注意,克莉丝小姐!”丽子也毫不辩解地低头道歉。

我虽然不明白状况,不过我知道反正得救了。

我直盯著名为克莉丝的女性看,甚至觉得有些高兴。丽子虽然也是美人,但克莉丝不同,她的全身充满了成熟女性的美感。附上银链的眼镜,束在背后的黑发,细长的眉毛及一双凤眼,构筑成难以形容的知性美。

‘谣传说 (DESIRE) 其实是财团会长的后宫,说不定是真的....’我才看到席尔维雅、丽子,以及克莉丝三人,就已经不禁想相信滑稽的后宫之说了,可见三人都是独具魅力,令人无法自持的女人。

   “艾尔,听见了吗?”

   “啊?”

   “真是的!我是说你不要随便乱碰,如果你轻举妄动,我这个向导会被责骂的。号码盘不能去碰,因为你再怎么碰,如果没有ID卡也无法进入。”丽子戳戳我的头,克莉丝在一旁边看边微笑。

我就像被两位女老师斥责的笨学生一样。

‘不过,如果有这种女老师,被骂也很舒服....’歪念头开始浮现脑海,我赶紧摇摇头甩开。

  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  “不....没有。”我搔搔头,连忙对感到奇怪的克莉丝掩饰着。

   “你是艾尔巴特.马克道格尔吧!我是总务克莉丝蒂.薛柏特,你好!”

   “请叫我艾尔就好。”

   “那么也请叫我克莉丝吧!”克莉丝一面以手指在眼镜的银链上抚弄着一面说道。

这动作所代表的暧味情欲,令我心跳加速。

   “艾尔!”不知为何丽子怒喊一声,大概我心里想的都已写在脸上了吧。

   “丽子,别气啦!艾尔,教授在等你,跟我来吧!”

   “对不起!那么,艾尔,我在外头等!”

在这里等就好了不是吗....我把将到嘴边的话吞下,觉得她这样做似乎有些什么理由。

   “艾尔!我知道你明白,不过还是提醒你别对教授失礼哦!”丽子在我背后叮咛着,我点点头,走入教授的办公室。

   “教授,艾尔巴特.马克道格尔来了!”

﹛是吗?请进!﹜

克莉丝以对讲机报告后,里头传来淡淡的回答,克莉丝招招手要我进去。

   “我先失陪了,再见!”克莉丝留下我,转身走向大厅。

三、

教授房间中,有一个我认识的人。虽只见到背影,但应该没有错,是卡丝蜜。卡丝蜜也看到我,她中断了与教授的谈话。八成是在讨论什么不想让我听到的秘密。

   “呀....”

   “....”卡丝蜜无言地离去。

   “艾尔巴特.马克道格尔先生?”史特拉教授自然的说着,仿佛卡丝蜜一开始就不存在似的。

我注意着自己的礼节,赶紧向她点头致意。深绿色的西服,与稳重的教授非常配合。

“您好....”我为了掩饰紧张及不知所措,做了个深呼吸。

好久没在采访前这么紧张了。原因是我的意外感。因为我对教授的印象,与眼前的教授差了十万八千里。她看来既温柔,笑容又充满亲切。而且,教授还拥有连模特儿也无法相较的优雅身段。

   “艾尔?”

   “暧,啊?是的!”史特拉教授笑着叫我,我连忙吐出特意深吸的一口气。没想到史特拉教授会突然叫我‘艾尔’。

   “不介意我这样叫吧!”

   “暧?啊,我太高兴了。”

‘是卡丝蜜告诉她的吧....还是真琴说我坏话?’心中觉得有点难以开始着手。

教授也许发觉到我的犹豫,于是对我优雅的微笑。我的步调完全被教授掌握。再这样下去,可能什么也问不出来。为了改变情势,我浏览着四周。

   “啊,那条项链....”视线停留在教授的脖子上。

我拿出和真琴买的镶有坠饰的情人项链,和教授的一模一样。

   “世上的巧合真奇妙!里面是放真琴的照片吧?”

   “是的。教授的呢?”

话一脱口,我马上后悔了。知道教授过去的人,不用想也晓得里面是谁的照片。当然是史特拉脱维奇教授与女儿的相片。

但是,史特拉教授平稳的表情一点也没改变。她用手掠掠暗色金发,沉静地注视着我。

   “这是秘密!”

   “啊,是秘密呀!”

真够危险的。我松了口气,再次环视周围,视线落在书架上。感觉有点奇妙,因为上面有几本熟悉的书。

   “你对书很感兴趣吗?”

   “不,只是刚好看到几本读过的书而已!”

史特拉教授取出我视线停留处的那本书。果然是我从前被人愤怒得朝自己跟前扔来的‘基础物理学’。

   “研究或理论遇到瓶颈时,我都会向它求助,不管做任何事,基础都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  “一点也没错!”我对教授的话颇有同感。

   “啊,对了!医学中心刚通知我,你救了一个女孩子?”

   “啊啊,媞....呃,女孩子!”

差一点点就漏出口风,但我还是克制住,没说出媞娜的名字。然而,我马上知道我的努力一点意义也没有。

   “名字好像叫媞娜吧!听说有精神多了!”

   “欸,啊,是嘛?很可爱的女孩子!”

我虽配合着教授的表情并强露微笑,但却无法理解她的反应。如果丽子说的没错,那我不认为教授在听到媞娜这名字后还能笑得出来....。

‘难道这里的研究,甚至能治愈失去爱女的悲痛....’我对于 (DESIRE) 的兴趣比之前更浓厚了。

   “艾尔,我在问你有关采访的事!”

   “啊,是是,从明天开始,需要两天的时间。”

   “今天先请克莉丝做张ID卡给你吧!”

教授简短说完后,随即压下手边的控制盘按钮,门打开了。这是请回的意思吧。再待下去,只会招致教授的反感,我默默站起来。

   “那么,明天见!”

   “艾尔!”

   “什么事?”

教授看了我一会儿后开口:“欢迎来到 (DESIRE) !”

我怀着困惑的心情走出房间。

四、

回到走廊后,我四处寻找克莉丝。可是,不见她的踪影。

   “真奇怪!克莉丝应该还在当班吧....呀?”

刚才克莉丝出现的那间办公室的门开着。

   “克莉丝,你在里面吗?”我对着门说话,却没有回应。应该说是没有正经的回应。

   “嗯哼....啊....唔啊....”

   “克莉丝?”

我被那艳声吸引过去,从门缝偷窥着。在我视线的终点,克莉丝丰满的肉体正有规律地摇动着。灵肉交缠的淫猥声音,与喘气声共同回响在房内。衣物被卷起,男根在白皙臀部间出入的样子,从我的方向可清楚的看见。克莉丝抬起臀部,恭迎着男根的进入。

   “啊....凯、凯尔....不要....这个时间....如果有人来的话....”

   “有人来就请他看啊!我是不在乎。”金发男人无视克莉丝的恳求,持续推动腰部。

克莉丝身体颤动,口里发出欢愉的声音,男人盯着克莉丝,突然奸诈的笑起来。

   “还是,要我停下来?我无所谓!要我停止吗?”

   “啊啊,拜托....不要停....”想不到克莉丝居然自己渴求男人。

   “说不要就不要啊!还想要的话就自己动啊!”金发男人突然停下动作。

我不禁吞了口口水。因为克莉丝开始自己摇摆着臀部,把男根套入体内深处。名叫凯尔的男人看着自己沾满爱液的肉棒,嘴边露出淫虐的微笑,猛然开始挺进腰部。

   “啊,晤,啊,啊啊!用力!”克莉丝拱起背部,每一突刺,她就发出高亢的娇声。

房间里充满了雌性的气味,我仿佛被磁铁吸住,直盯着克莉丝看。

‘啊!?完了!’

我的视线,忽然与转过头的克莉丝对个正着。我慌忙想移开视线,可是身体却像被蜘蛛网捕捉住的小虫,一动也不能动。克莉丝望着我,黏热的眼光向我纠缠而来。有如一开始就知道我在偷窥,克莉丝伸出舌头舐着自己的唇。

   “怎么了?有人来了吗?”

男人一出声,解开了我的定身符。我掩着高耸的股间,逃命似的跑向大厅。

   “看完再走嘛!难得一见的真人演出哦!”随着更大声的叫床声,房里传出男人的狂笑。

我捂住耳朵,落荒而逃。

   “啊,吓了我一大跳!”

   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该不会对教授说了失礼的话,惹她生气了吧?”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研究所前等我的丽子,疑惑的看着捂着耳朵跑出大门的我。

   “别开玩笑!教授高兴得很!”

   “咦?真稀奇咧!教授那么讨厌记者的人....”丽子歪着头。

   “如果不是教授,那么发生什么事?艾尔,老实告诉我吧!”

   “不,没什么....这个....那个....”我怎么能够对她说明呢?我搔着头拼命寻找辩解的藉口,可是一片混乱的脑袋中却什么也想不出来。

为我解除窘状的,竟是丽子自己。

   “艾尔,难道克莉丝对你施展媚功了吗?”

   “欸?”

   “果然猜对了!”

实际上当然不止如此,不过就当她没猜错吧!

   “外表虽然看不出来,但克莉丝的男女关系是 (DESIRE) 中最淫乱的”“你是她喜欢的那一型,所以要别注意哦!”

   “人不可貌相哪!”我想到克莉丝的痴态,声音不由得走调。

   “艾尔,你不是打算和克莉丝上床吧!真琴会生气唷!”

   “开什么玩笑!我遵守和真琴的约定,这几个月一直维持贞洁呢!我才不会打那种主意!”

   “是吗?真琴有些担心呢!刚才也这么说!”丽子煞有其事地微笑。

   “刚才?真琴在这里!?”我慌慌张张的四处张望,但却不见真琴的踪迹。

   “嗯....可是在你来之前,她拿着一堆资料走出研究所了。是卡丝蜜.格兰却斯特小姐叫她去的。”

   “是吗?卡丝蜜.格兰却斯特....暧!?你说格兰却斯特!?制造 (DESIRE) 的大财团?”

我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是她用力的对我点点头。

   “而且她不只是财团的亲属而已,更是财团会长捧在手心呵护疼爱的小孙女。”

我想起在飞机中和卡丝蜜的交谈。‘有不为人知的内幕!’

不管从哪方面看,卡丝蜜对 (DESIRE) 都不友善。这次前来的目的,可能是视察研究内容吧!  

   “咬呀!对卡丝蜜小姐也有兴趣吗?真是令人伤脑筋哪!”

   “充满谜团的女性本来就吸引人!”我轻率的回答。连真琴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听到了也不知道。

艾尔,你发觉了吗?

因为是你,才能被邀请到这儿来。

因为是你,我的艾尔....

第四章 龟裂

一、

我找不到事做。

丽子没多久就返回工作岗位了。她帮我准备了真琴隔壁的房间,虽然很感谢她,但上班时间真琴是不会在房内的。就算想突击采访,没有ID卡也是没法度。

宿舍的外观看起来像是一流的渡假饭店,可是里头只有职员餐厅兼休息室及个人的房间,其他娱乐设施一样也没有。我最初非常惊讶于房间装饰的精美,于是在大床上跳上跳下,瞪大眼睛参观浴室,但不到十分钟也腻了。

极端无聊之下,我只好到一楼的候客室喝咖啡打发时间。

‘教授叫我去请克莉丝帮我制作ID卡,可是我怎么去啊?’

和克莉丝碰面会很难为情,和刚才男人碰面会更难为情;如果不巧还在大战的话,那不是糗死了?可是,老实说,我并没有选择的余地。没有ID卡我哪儿也去不了,所以只得去请她帮忙。

   “已经过几个小时了,应该不要紧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2508-1004:03[人妻乱伦] 我与妈妈
点击:2608-0901:55[人妻乱伦] 女干部贾云淫事录
点击:2108-1101:31[现代情感] 大山里的故事
点击:2908-0901:53我做摄影师那些年的回忆
点击:2908-0901:53四对夫妻的大家庭完
点击:5508-0901:55[人妻乱伦]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改编
点击:9011-2001:30家庭野战
点击:2308-1101:31[人妻乱伦] 人妻的滋味
点击:3608-0701:40真实的偷情电梯里搞邻居的少妇
点击:1607-2402:12我真實的第一次性愛-與少婦
点击:708-0201:55淫亂的格林童話─青蛙王子
点击:18602-1301:35甜儿好甜
点击:3708-0901:53老婆被骗拍成人影片
点击:7604-0419:55美少女调教06
点击:2908-1004:03让姐夫为我开苞
点击:2708-0901:55[人妻乱伦] 阖家欢乐的深山人妻
点击:1308-0804:27内裤奇缘上
点击:11604-0519:48小婷婷的爱1
点击:2408-1101:31表姊的亂倫大作戰
点击:1208-0804:28最爱紧身牛仔裤
点击:3308-1101:32[人妻乱伦] 出差时一次按摩的经历
点击:4308-1004:03[现代情感] 小雨破处记
点击:3108-1004:03[现代情感] 依维柯里的艳遇
点击:3808-0901:54邻居美若天仙少妇
点击:1008-0201:56成績不好用肉體代替
点击:2508-0901:55[人妻乱伦] 愛偷吃的超辣人妻
点击:2808-1201:05[人妻乱伦] 我和我的哥
点击:5908-0701:41淫荡的银行女员们
点击:2508-1302:22[人妻乱伦] 我的妻子小谨
点击:3708-0804:28勾引女同事1
背德的螺旋,国外色情玩姦幼女视频,国外色情网,国外色情网成人视频,国外色情网大全,国外色情网国外成人网
国外色情玩姦幼女视频-免費提供大量情色小說、色情小說、成人文學、情色文學、黃色小說、色情文學,線上即時閱讀。国外色情玩姦幼女视频每天更新,喜歡成人小說的網友絕不可錯過喔。
TOP反馈